溯冥

重度拖延症 曾经:犟 现在:懒——很好,很好…



千万不要对此人抱有期望
因为绝对不是什么可爱的人



间接性发神经 无需理会
此人清醒时会自行挖坑自我埋葬
踩一下土就好 埋个严实



求别翻旧文
这会提醒我自己是个傻逼

【峰宇】极寒之地(5)

失忆和失明说不出哪个更让人觉得操蛋……郑开司半躺在床上,两条腿无处安放一样弯曲着膝关节脚掌踩在地板上。
他半眯着眼睛,手掌心缠着纱布,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床沿。
“哒——哒——”
房间外传来碰撞声,随即是几声破碎的闷哼。他半躺在床上,屋子的气味有股雨水浸润过的潮湿,笼罩着牵扯不断的粘稠。
他脸一直侧着,透过敞开的门望着外面,于是他看见一道黑色的剪影,像是打湿了的墨水边,步伐缓慢,走一步停一步。
他手还在敲着桌沿,随即慢慢阖上眼睛。
脚步声很轻,棉袜踩在地毯上交融着消了声。他闭着眼睛,眼皮挡住视线,倒不是一片漆黑。就觉得耳朵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楚,杂音随着闭眼“叮——”的一下消散。
脚步声,水声,杯子碰撞声,椅...

无道

他说:杀

她表现得是那般文质彬彬,甚至将原有的“讨”换为“寻”,嘴角顺着字音向外微延,伴随着最后的气声白齿咬动,几分雪粒子的脆意
随后她笑着张了下嘴,两侧的尖牙长长,在嘴唇闭上时压住了下唇瓣
幽蓝色的瞳孔有暗光闪烁
发梢飘浮,逐步凌乱,阴影一样遮住了脸

人形
但已经不再像人

也对,她是妖

可是在此刻,圆坛内部倒不知道她是何种身份
她倒是在那微微笑着,置身事外,甜蜜得有些黏稠
黏稠,一片红色,附和着挂悬着的喜庆红绸

满地尸骸

连痛苦的哀嚎都没有,几片在木头中飘浮的影子蜉蝣一样散开
像是投入水面的雨滴,珠宝一样碎裂开来,不分彼此,再也不见
层层叠叠的尸骸
她弯着眼睛笑着,身子从空中降落,黑发荡了一下又落在身侧,将裙子遮掩,勾勒...

【太中】偶遇

【就……想到的一个梗】

【非原著向】

【五湖四海皆路人】

中也开着机车从一条街上飞驰过去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个男人,那人长腿蹬地支着一辆自行车百无聊赖地停在旁侧非机动车道上
原本是没在意的,第一天从那开过的时候瞥了一眼这突然出现的人
但第二天从那条街开过的时候又看到那人,不禁有些“啊?”
第三天还在,有些奇怪了
第四天,“……奇怪的人”
第五天,“那人今天还在那吗”
第六天,“啊啊,今天也还在呢”
第七天,“他是在等谁吗”
第八天,“嗯……?”
第九天,“他手上真的是缠着绷带呀”
第十天,“每次停在同一位置是为什么”
第十一天,“什么东西都不带……不会无聊吗”
第十二天,“是在等人吧…等的人一直不出现吗”
第十三天,...

【峰宇】极寒之地(4)

“所以你……”当对方推着身下的轮椅从自己一侧缓慢地错开时他没忍住开了口,说出后却是一愣,剩余的话就在吞在了肚子里。
“嗯?”那人从鼻腔间很轻地哼了一声,手搭在轮椅上,停了下来。
所以你……他又想伸手掏出一根烟来抽,但也只是想想,烟瘾燎得心里有些焦躁,他望着停下来的人咬了下腮帮子沉默起来。
也许是久久不言,那人缓慢地辨识着方向转着轮椅面向他。
“所以……?”他歪了下头像是在听声音,眼睛是亮着的,只是光投落在泪膜上的流于表面的明亮。

“你要不要……”他咬着牙,后槽牙发出“嘎吱”声,他看着对方透亮的瞳孔,却还是没有把剩下的话讲完。
啊……算了,他在心里想着,我要点一支烟。
他就将手伸进兜里去翻,最后掏出一根不知道...

我喜欢他吗?我当然喜欢了。
如果这都不叫喜欢——心脏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疯狂跳动,带着稍微收缩的心悸,就不过是那玻璃相隔的模糊一瞥——我的灵魂像是注入了熔浆,滚烫的,沸腾的,颤抖的——这不叫喜欢的话,那么,请问,还有什么叫做喜欢。
我当然喜欢你了。手触摸那块玻璃,将那道影子扣于掌心,雨水冲刷留下的道道长痕把我的视野也晕染得模糊起来,我看不见你了。公交车还在往前行驶,我骨头被这冰凉的雨渗透得冷了起来,我的灵魂却是灼热的。
啊……我所喜欢的人。
待我去寻你。
还有什么比这重要?
重点是我喜欢你,这就够了。

他原本是有些吃惊,我冲他笑了一下。
“可好?”我问他。
他微微挑眉,一个略显疑惑的幅度,随即平静地转头望着前方,...

一个片段

公交车上没什么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雨太密集了,砸在挡风玻璃上,一晃神就模糊了视野。雨刮器不停地刷着,有些涩地划过玻璃,硬生生地加重了浅冬的冷意。
湿漉漉的一片,白色电线杆,柏油路面,深褐色的树干,绿透的灌木叶子,一直润湿到眼睫毛。
太冷了——这世界看上去太冷了。
身子倒是暖的,密封的窗,流通滞涩的空气,以及像是一团火苗在那叽叽喳喳不停的小孩子。
司机行驶过程中一直在与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妇人聊得忘我,时常忘记在站台停车,总算有个要下车的乘客在他又一次忘记停车后尖锐而厌烦地指责起来,但被小孩子的声音匆匆湮没,在门沉重地开启后走下公交消失在密集的雨里。
引擎声很响,有一种破旧的感觉。司机还在与老妇人聊天,老妇...

【太中】一个关于瘸了只脚的脑洞

【就只是个(不完整的)脑洞】

【…超小声:想被投喂】


想看中也扭脚。
双黑走在路上时碰到一辆机车从旁边失控地冲了过来,中也原本打算使用重力向后躲开,然而旁边是自杀爱好者太宰。
自杀爱好者太宰看到冲撞过来的机车满脸兴致盎然,站在那不躲开。
“啊啊……这样子可不可以自杀成功呢?”
“或者只是断胳膊断腿诶……”
托着下巴望着冲过来的机车故作苦恼地思索。
脚都离地正要闪开的中也一侧头看见木头桩子站在那的太宰,条件反射地伸手抓住对方的手往背后一扯。
好的嘛,异能无效化,离地的中也瞬间重新落在地上,太宰是被他扯开了,他没躲开。
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中也君由于触碰太宰导致异能失效而被失控倒地的机车压住了左脚。
“混蛋太宰!...

【峰宇】极寒之地(3)

突然他意识到了——
他对他有欲望。
撕开皮囊暴露骨肉扯出内脏——看着鲜血流淌将白色变为浑浊一步一步走向腐朽的,欲望。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干净?一片畸形扭曲里却可以维持人形。
真奇怪……他眼前像是有卡帧般一闪一闪,现实的边缘开始模糊起来。畸形黏腻的怪物在里面抽展,他从背后抽出一把刀直接挥斩,猩红色的颜料与黑色的描边构成一张略显丑陋的脸,黏液溅到小丑服上。
他出乎意料般没有以往的兴奋。
真奇怪呢……伸手摸了摸下巴,眯着一双颜料涂抹后看不清轮廓的眼睛望着前方。
冷的,无欲无求的——
可是笑的时候明媚之极,当然是那种讥讽味十足的笑容,一侧的嘴角快速上翘,卷起的幅度将对应边脸颊上的肉撵在一起,竟然使得棱角分明的人有了片刻...

【峰宇】极寒之地(2)

他再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医院里。
那天天是灰色的,阳光像是在漂白粉里洗了几道,惨色得有些孱弱。他看见他一身病服,蓝色条纹衬得整个人看上去更加虚弱苍白。
这倒是真的奇怪——他这般想着,随即有些明白对方身上消毒水味的由来了。
于是他走了过去——当然他本是不打算走过去的,但他一眨眼的功夫看见对方身下的轮椅,被绿灌木丛挡着了一半视线,便在迟疑片刻后像是磁铁吸引的南北极——那样走近。
“你的腿怎么了?”他停在他面前,鞋面上沾染的雨后泥水还没有擦拭,轻声问道。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呼出的一口气,突如其来的细腻就像生怕一不留神吓到了什么。
那人坐在那,垂着头,整个人特别寂静。有点点风吹过他的额间,将额前的碎发卷起又轻飘飘地落...

【峰宇】极寒之地

“我脑子有病。”
这倒不是什么闲趣味的自嘲,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语调里带着几分无赖的痞子气,声带摩擦间的沙哑卷着点点烟味——小店里最便宜的烟,穷困潦倒的烟鬼过过瘾时所能负担得起的最为劣质的那种,辛辣,从喉鼻间冲了出来,刺得人眯了眯眼,又满足地呼出一口气。
“穷瘾。”他呲了呲牙,嘴向上扯得很开,烟圈就从嘴里冒了出来。说话的时候手往一边掸了掸,烟灰从火星处掉落下来,可烟灰是极轻的,像是可以漂浮在空中的轻盈,它飘着仿佛久久不能落下,但恰好有点风,也许是微微流动的空气,或者是他袖摆带动的风,所以那烟灰就飘散开来,冲着一人扑了过去。
“咳。”那人低下头轻轻咳嗽了一声,有些克制的,细白的下巴看上去有些纤弱,眼睫毛随...

1 / 19

© 溯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