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冥

重度拖延症 曾经:犟 现在:懒——很好,很好…



千万不要对此人抱有期望
因为绝对不是什么可爱的人



间接性发神经 无需理会
此人清醒时会自行挖坑自我埋葬
踩一下土就好 埋个严实

一个……

【峰宇】转角处(9)

当一个黑洞遇上另一个黑洞——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周超顶着新发型去教室的时候四周都静了下,像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但拼命憋住,肩膀耸得高高的,针掉地上都能听到声音的程度。
倒不是别的,更不可能是因为周超这发型使得他眉眼显露让人意识到其长相格外出众这么裸露的原因。
周超很坦然地顶着一头狗啃了一样的头发在万众瞩目之下走回自己的座位,和以往一样。
他的头发像是被大风刮过无比惨烈的事故现场。惨烈到他那天回家后连向来喜怒不显于表的父亲都吸了口气,喊了声:“超?”
苏星宇对自己手艺最终结果的不堪入目很有自知之明,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
他那天在帷幕落下时望着周超的头发,把剪刀甩在一边,伸手捧住周超的头,一脸深情。
两个人身上...

一个片段

随便写写

【峰宇】转角处(8)

两个男孩子很明显相处的不错,频道奇特地调成一致。
苏星宇理着书本,周遭吵吵闹闹的,他也没在意。
随后听到什么哄笑声,他抬起头,习惯性地面带微笑望了过去。
推推搡搡走来一伙人,像是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堵在嗓子眼处但又拼命忍笑着。见苏星宇望过来便故作严肃,互相看了一眼,最靠近苏星宇的男生忍不住开口:
苏星宇你老婆呢?
这下苏星宇倒是有些愣住,但知道对方最想看到的就是他被这话激得不知所措的表情,他便脸上不显,反而笑得更温和。
谁啊?他笑着问了句。
关系近的女生这么多,我怎么知道你们在说谁?当然这句话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在心里头咬牙要笑不笑。
你老婆啊!有男生开了一嗓子,无比响亮。却是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周围人抱头狂笑着...

【峰宇】转角处(7)

周超是很喜欢苏星宇的。他放在心里头的人很少,周凯是一个,父亲是一个,死去的母亲是一个,然后又加上了个苏星宇。

“他和你说话吗?”
苏星宇闻声停下笔把头抬起来,女生靠着桌子望着他,点了点角落里呆着的周超。
一时间不知道对方询问的含义,苏星宇扬着嘴角带着惯有的笑容,也不说话就这么望着她。
女生停顿了片刻,随后抱着手将左脚松了松踩在右脚上。
“周超和你说话吗?”她又问道。
“说啊。”苏星宇颔首回道。
女生白色的鞋子上被自己踩了个灰扑扑的鞋印,她手撑着桌子看了苏星宇一眼。
“这样啊——”她拉长声音,“这样啊。”自言自语的。
“怎么了?”苏星宇笑着问,声音带着点磁性,声带摩擦颤动开来惹人红了耳。
“周超很久不说话了。”女生...

【峰宇】转角处(6)

苏星宇在学校很出名,喜欢他的女孩儿合乎逻辑的多。他微笑着,保持着距离但从不拒绝她们的靠近。
和着周超一同回家时却被一群人围堵住,他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在那群人的逼近中拉着周超往后退去,一直到抵着墙没了退路后舒展身子站直。没有生出什么旁枝末节,故事发展的通畅度无比顺利,倒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
苏星宇是有些疑惑的,那种疑惑很淡,从眉眼里烟雾一样缭绕出来,弥散在脸上,倒不突出。他手点着裤缝处的线,慢吞吞地思索着。
周超和自己呆一块儿后就再没被人欺负——苏星宇微微蹙眉,望着面前一堆人,真奇怪啊……他想,但还是面带微笑,没有丝毫惧意。他总是满不在乎,因为不在乎便什么都落不进他心里,也就没什么...

【峰宇】转角处(5)

周超坐在自行车前面的横栏上,苏星宇蹬着自行车载着他。
苏星宇有时会疑惑周超的信任。他在街上骑着这辆不灵敏的自行车飞驰时都会惹得路人尖叫,而周超却稳稳当当坐在横栏上面无波澜。
这辆会掉链子,刹车不灵,铃铛不响,车身生锈上了年纪的自行车,像是从废品站里随意翻出来的。
或者说太过不在乎,就连自己生命安全也不放在心上。
那么……这样的话他们都一样。

周超微微俯着身子,捧着一块饼慢吞吞地嚼着,他总是能把自己缩成很小一团。
苏星宇握着车把手眯着眼睛看路,他下巴抵在对方的后脑勺上。周超的头发很密,扎得他的下巴有些痒。他闻着彼此间交换的汗水味,咸咸的,果然——夏天要热起来了。
湿漉漉的人,干燥无比的空气。
他从那坡上俯冲下去...

【峰宇】转角处(4)

接下来有一句话:我叫苏星宇。
这样就算彼此间交换了名字。周超的胳膊还是被他抓在手里,大拇指指尖对着中指第二个指关节的位置。
他的确太瘦了。
周超任由他抓着,没有什么反抗,他这种棉花一样无动于衷的性子的确很容易让人欺负,而且上瘾。
苏星宇先松开了手。看着对方的胳膊少了着力点后像没有骨头的橡胶“刷”地摔了下去,撞到了一边的桌角,还是很大一声。
但周超却像不疼一样,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也许意识到那无聊的针对已经结束,他弯下腰将书包重新捡了起来,挂在椅子上,坐了回去。
什么都不曾发生。表情没有一丝起伏。
他是故作镇定还是这些事情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呢。
就算抬眼看到将这场游戏叫停了的人时也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他那阳光...

【峰宇】转角处(3)

那时候周超是无比悲伤的,就像是溺水者,时常忘记怎么呼吸,张着嘴如同搁浅的鱼。他悲伤的源头来自于那离家出走的兄长。
旧楼附近的人谈起他们一家时用的是那种格外闲散的口吻,道:“老周家的儿子哦……”
“老周家的大儿子——”
他背着书包穿过这些细杂言论,努力将闲话屏在耳后。但是这些话却是比拳头踢打更有实感,明确地刺进他的心里。
步履匆匆的,眉眼都伤感起来。
他想——我放在心里珍视的人,在别人眼里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他对他的兄长很是依赖,小时候攀着对方的胳膊叫着“哥哥哥哥”,缠着闹着要对方陪自己玩游戏。而他的兄长留着寸头,满脸不好惹,身上总是有与人斗殴而留下的伤痕,却笑着揉着他的头慢条斯理地说“好”。
“好。...

【峰宇】转角处(2)

那是什么时候呢?
穿着蓝白色的校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袖子是白色的,男孩子也顾惜不了,那白色袖子总是蒙了层灰,脏兮兮的。肩膀处接着块天蓝色的布,袖子宽松得可以藏下两瓶水。
那时候苏星宇刚刚到达这座城市,他生得帅气性格开朗,就算是个突如其来的外来者也能很快地被新的班级所接受。
陌生到熟悉,快速融入——就像放微波炉里加热的速食,他擅长如此。
性格好的,没什么脾气,他知道怎么做能在最短时间里消除隔阂,……也是熟能生巧罢了。

那时候的他骑着一辆自行车,车子很旧,踩起来咣当响,但他也蹬得习以为常。晃晃悠悠地驰在树荫下,影子斑斑驳驳。
随后他看到破旧的巷子里几个人将一人堵在墙边踢打着,那个被围堵的人也不反抗,蹲在那抱...

1 / 17

© 溯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