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冥

重度拖延症 曾经:犟 现在:懒——很好,很好…



千万不要对此人抱有期望
因为绝对不是什么可爱的人



间接性发神经 无需理会
此人清醒时会自行挖坑自我埋葬
踩一下土就好 埋个严实

【峰宇】转角处(番外)

〖除非生命终止 

  我们总在前行〗


走出

就像是一片混沌,再从混沌里睁眼。盘古开天辟地,血肉化为山川河流,轻的往上,重的沉底,从此有了天有了地有了日月星辰。
周超从混沌里苏醒,他看得见放在心外的人,那些——是人是畜是物件于他来说毫无区别的存在。
就是一片混沌,连同记忆都模糊起来,他知道有一个人,他也记得他的名字,但是其他的像是笼了层雾,睁眼望过去有些吃力。他是记得的,但这种记忆像是萤火虫一样,他偶尔想起小时候的那片萤火虫,与星光融为一体,他在芦苇荡里走着,手里拿着一根白絮,像是处在鸟巢里的雏鸟抬头望着天,他记得那漫天萤火,满目星辰——映满了双眸,美好得使他怀疑是真是假,是亲...

【峰宇】转角处(13)

他应该会有个女朋友,骑着单车载着对方,沿着海岸线迎着风放声大笑。
他那么温和,善良,心脏柔软得如同一朵云。
他又这么乖巧听话,看着人的时候满眼满心。
他这么阳光,有着念起来在唇齿间辗转着暖意的名字。
他也许还会有些张扬,眉目灿烂,眨眼时全是金箔碎屑,闪闪发光。

然而这些都不属于他,他都看不到了。

苏星宇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微微泛黄,里面两个头挨在一起的孩子,带着笑,像是连体婴儿。
照片里的人模样看不清楚,只是泛黄的照片眼睛弯弯,却是觉得清秀干净,也就没有其他的了。
那张照片夹在他的相册里,小时候很多照片里的一张,没什么特别之处。田心偶尔翻相册时“啧啧”几声,随后指着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地问他都是什么,都有着什么...

无道

该死
这个词是下一场故事的篇章

圆坛上第三层有一位老者,说他老又不绝对
以人的眼光看来他是年轻的,乌漆漆的头发,绸缎面料罩住了手,敛着眼睛俯瞰着那位外来者
可他又是年迈的,他浑身涌现出来的气充满了沧桑感,像是蹒跚前行的老者
他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冷眼盯着底下的闹剧
他看着女人问:人呢
于是他也笑了

他说:该死

蓄势待发的护卫立刻涌了上去,像是密密层层的蜜蜂,而女人是处在最中间的蜂后,吸引着他们前仆后继
但这只是像
他们要杀死她
因为圆坛掌管者说她:该死
她该死
她便应该死

女人勾了下嘴角,她这般美
瀑布般的黑发,漆色瞳孔,长裙遮身
她望着那群爆发杀意蜂拥而至的喽啰——她觉得是喽啰
向下敛了下眼,然后抬眸
眼皮轻微颤动一下,睫毛翻飞,

【峰宇】转角处(12)

汗水是咸的。
被水淋过的人有着蓬勃的雨腥味。
然后呢?
什么然后。

“诶!”
人为什么会有股雨腥味?
“诶诶诶!”
汗水是咸的,海水也是咸的。
“诶诶诶诶诶诶!!!苏星宇!”
那么——
“苏星宇!!!!!!!”男生伸手使劲拍了下桌子,力气太大,疼得忙收手小口小口吹着。
“苏星宇你在发什么呆!”带着那份疼痛男生吼了句,将歪头看着外面的磅礴大雨的人喊回了神。
“你听我说话了吗?!”男生继续吼道。
雨腥味总伴着泥土的潮湿…
“喂!”
“你他妈!”
“什么事?”苏星宇开口,目光淡淡的,显然没将对方放心上。
“你老婆!”男生气急败坏口不择言。
于是他看见对方本来一直游离的目光聚焦起来,有了实体感,锐利无比的,仿佛两把刚开刃的刀子。他便缩了...

【峰宇】转角处(11)

夏日很热,太阳直晃晃地晒下来,柏油马路都像是要化开。
没有树,蝉鸣刺耳。
“走,打球去。”苏星宇开口,冲着周超叫道。
“嗯。”
他们还是一辆飞驰的自行车,苏星宇用力飞蹬着,周超坐在后座。汗水顺着两人的脸往下大滴滚落,湿漉漉的,潮湿,以及海水的咸味。
他们就在赤裸的水泥地上打着球,阳光刺眼,贴着衣服照在身上仿佛要被烫伤。
那肆无忌惮挥洒的时光,无所顾忌。
他们一直不怎么在乎,便是现在也学不会在乎。
在乎,以及爱惜。

中午的太阳没给一丝阴影避暑的存在。
“干什么干什么!”一声呵斥传了过来,老伯骑着一辆电动三轮在旁边停下,草帽遮着头,后座是捆起来的纸箱子,他凶着脸敲着那球场的铁网,烫手,“什么时候了!大中午的打球不要命...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儿
【没有新图】
陪你过的第二个生日

希望你总是——
遇见爱你的人
遇见你喜欢的人
我遇见你
你且幸福

先(很提前)说一下,大纲(这种东西我其实没有)走向一开始就定好了,不会改的
番外会有……大概、、、吧
#手拉手一起走大家都是好朋友
#orz
#摸鱼写手,越忙越摸,越摸越作,越作越死
#今天又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一天耶~
#埋了吧以及 放心没有文…

【峰宇】转角处(10)

就像先前说的那样,周超喜欢苏星宇。但这种喜欢总不该是爱情——这个词对他们来说着实太早了,也太遥远。
只不过苏星宇好巧不巧地从对方那迷宫一样的外围走了进去,被周超看见,于是放进心里。
周超有看见苏星宇。仅此而已。
但周超很喜欢苏星宇,这又是不可置否的。

他们两个人的睡相都不可恭维。单人床上躺下两个瘦长男孩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是在两人睡熟之后本来安安分分互不干扰的姿势就开始往四仰八叉转变,八爪鱼一样缠在一起。
被子皱巴巴地被压在身下,腿搭着腿,手臂胶着,再者二人都还在发育期,正是死命向上窜个子的时候,身上没几两肉,但骨头倒很硌人,互相挤着在那睡时明显不怎么舒服,两个人都有些难受,哼着翻了个身,于是又压住了对...

一个……

【峰宇】转角处(9)

当一个黑洞遇上另一个黑洞——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周超顶着新发型去教室的时候四周都静了下,像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气但拼命憋住,肩膀耸得高高的,针掉地上都能听到声音的程度。
倒不是别的,更不可能是因为周超这发型使得他眉眼显露让人意识到其长相格外出众这么裸露的原因。
周超很坦然地顶着一头狗啃了一样的头发在万众瞩目之下走回自己的座位,和以往一样。
他的头发像是被大风刮过无比惨烈的事故现场。惨烈到他那天回家后连向来喜怒不显于表的父亲都吸了口气,喊了声:“超?”
苏星宇对自己手艺最终结果的不堪入目很有自知之明,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
他那天在帷幕落下时望着周超的头发,把剪刀甩在一边,伸手捧住周超的头,一脸深情。
两个人身上...

1 / 18

© 溯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