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冥

重度拖延症 曾经:犟 现在:懒——很好,很好…



千万不要对此人抱有期望
因为绝对不是什么可爱的人



间接性发神经 无需理会
此人清醒时会自行挖坑自我埋葬
踩一下土就好 埋个严实



求别翻旧文
这会提醒我自己是个傻逼

【叶香】危机意识

双叶说:香子,我有其他要守护的人了,再见。
啊哈?开什么玩笑双叶亲——她脚往前一迈,尾音上挑一度,右边眉头往下一拧,像是打了一个活生生的结,眉梢高窜,全是张牙舞爪的骄纵,整个人尖锐起来。
再见了香子。
“什么?等一下双叶亲!”她有短暂的愣神,随即步伐错乱起来,脸上还存留那份有些刻薄的尖锐,像是刺入皮肤的獠牙,扎得人隐隐作痛,但更多的是被愕然惊慌替代。
——于是她的脸上存在着两种情绪,一份骄纵,傲气凌然,似乎万物皆依存她的喜好生长,一份慌乱,懵懂茫然,整个人像极了刚刚敷出来的幼鸟那柔软颤抖的细绒。她的神情矛盾极了:备受宠爱的大小姐,顺风顺水惯了,听不得不如意的声音;天真烂漫的幼童,突然被人从手中用暴力抢...

【叶香】三个词
无可奈何。
双叶对香子总是这个态度。
“双叶亲~要背背~”
“双叶亲,那些孩子在干嘛?我也要喂~”
“双叶亲,脚好胀,帮我揉脚~”
“双叶亲,好累哦,载我回去嘛~”
“快点,自己走。”
“唉,你真的是——”
“拿你没辙啊…”
“不行,这么近。”



拿着午餐盒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旁边不知道谁闹了起来,动静太大,双叶闻声将头扭过去,头发随着摆动的幅度晃了晃。
余光中一抹蓝发擦着贴近,衣服上的熏香回溯了时空,像是古时拈花一笑的贵族小姐,曼妙躯体裹于和服,迈着小步,木屐踏在石板上,幽幽竹林。
“哒——哒哒——”
樱花散落一地,花瓣停于肩膀,轻佻着眉眼,半开扇子半遮面。
“诶……妾身——”
她望向自己的餐盒,一双筷子...

【叶香】猫

【难产了几天还是选择躺下放弃说就酱紫了】
【。】
【ummm尽力了(x并没有】



猫这种动物很奇妙。
奇妙到在人类间流传着“猫是一整个种族都是神经病的生物”这种说法。
唉……谁知道呢?
双叶抱着一只猫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随即在上扬还是下撇的选择中保持平衡,她直接垂头长叹了一口气。
这可怎么办哦……她望着掌心里一只张嘴叫唤的小猫幼崽,觉得头大了一圈。

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她刚刚下楼拿了份早餐,半个哈欠还没打完空出的一只手就被急匆匆跑进来的星见纯那塞了团毛茸茸的东西。
“石动小姐麻烦你了。”纯那推了推眼镜一脸正义。
嗯?
“拜托你暂时照料一下这孩子。”纯那将因为奔跑有些掉落的背包带子重新挎在肩上。
什么孩子?
“我要出去探...

落幕

〖能让时间停止的 唯有死亡〗
她有时候会想男生间的义气算什么,江湖又算做什么……她是不明白的,于一片火光之中被人扯着跑了出来,她听到爆炸声在耳边回响,一阵接着一阵,然后她闭了下眼,觉得耳膜就要炸开,还有灵魂不知在何处。
火星四处溅落,热浪从后头扑过来,就像是一只凶兽张牙舞爪,整个人像是要被扑飞,她冷静地跟着郭队往外跑,只是稍微缩了缩头躲过耳边飞来的一块铁片,再就没什么动容。
警笛声长鸣,所有的大概是一场梦。
“我们交往吧。”大约四年多前的一句话随着爆炸钻进她脑海里,她就觉得头痛得像是要裂开,有什么东西顺着头颅骨间的缝隙往外钻,她疼得闭眼无声地吸着冷气。
我们交往吧。
周超说这句话的时候在一个下午,她在医院...

【叶香】怕生

【她们两个这么甜(╥﹏╥) 纯天然无添加的甜】
【求求了 叶香真的好吃】
【吃这一对好吗wuuuuuu哽咽】

怕生

“花柳小姐——”华恋笑着叫了一声,手伸出了一半一个招呼蓄势待发。
蓝发女孩子闻声回了下头,扇子遮着口鼻,眼睛在转身的途中眯了一下,随即一言不发盯着华恋几秒后“咿——”了一声,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极为迅速地窜到一边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
“……诶?”被冷漠对待的华恋手还没放下,就这么半举着,两眼问号地歪了下头。
“……午…安?”

香子其实很怕生,处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时难免会有所不安,但这一点性格却是完全发现不了的。
双叶也没意识到她怕生,毕竟香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所表现的性格与“怕生”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

【叶香】要背背

【漫画前传是个好东西 太可爱了】
【cp名太多 简直想打满所有的tag】
【短篇】

要背背

香子意外的是个怕生的性格。
这其实很难看出来。
关键是她和双叶一天到晚都粘在一起,“双叶亲~~~”扇子半开遮着嘴,眼睛眯起卷着舌头叫着,像是含了一块甜甜的糖。
“走快点啊!”双叶闻声皱眉唤道,背包带子挎在肩上,一手用力往下拉,单肩包绷的紧紧的,就像她皱起的眉头一样。
“走不动啦双叶亲~等等我嘛双叶~”香子把扇子合拢,点着左手掌心,反而呆在那不动了。眼见着有就地蹲下的趋势,双叶盯着看了几秒,十分无奈地长叹一口气,几步走过去拉住香子的手扯着就往前走。
“哎呀香子你真的是——”双叶一边走一边埋汰,说了半句又是一声长叹,“……真...

【峰宇】转角处(番外)

〖除非生命终止 

  我们总在前行〗


走出

就像是一片混沌,再从混沌里睁眼。盘古开天辟地,血肉化为山川河流,轻的往上,重的沉底,从此有了天有了地有了日月星辰。
周超从混沌里苏醒,他看得见放在心外的人,那些——是人是畜是物件于他来说毫无区别的存在。
就是一片混沌,连同记忆都模糊起来,他知道有一个人,他也记得他的名字,但是其他的像是笼了层雾,睁眼望过去有些吃力。他是记得的,但这种记忆像是萤火虫一样,他偶尔想起小时候的那片萤火虫,与星光融为一体,他在芦苇荡里走着,手里拿着一根白絮,像是处在鸟巢里的雏鸟抬头望着天,他记得那漫天萤火,满目星辰——映满了双眸,美好得使他怀疑是真是假,是亲...

【峰宇】转角处(13)

他应该会有个女朋友,骑着单车载着对方,沿着海岸线迎着风放声大笑。
他那么温和,善良,心脏柔软得如同一朵云。
他又这么乖巧听话,看着人的时候满眼满心。
他这么阳光,有着念起来在唇齿间辗转着暖意的名字。
他也许还会有些张扬,眉目灿烂,眨眼时全是金箔碎屑,闪闪发光。

然而这些都不属于他,他都看不到了。

苏星宇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微微泛黄,里面两个头挨在一起的孩子,带着笑,像是连体婴儿。
照片里的人模样看不清楚,只是泛黄的照片眼睛弯弯,却是觉得清秀干净,也就没有其他的了。
那张照片夹在他的相册里,小时候很多照片里的一张,没什么特别之处。田心偶尔翻相册时“啧啧”几声,随后指着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地问他都是什么,都有着什么...

无道

该死
这个词是下一场故事的篇章

圆坛上第三层有一位老者,说他老又不绝对
以人的眼光看来他是年轻的,乌漆漆的头发,绸缎面料罩住了手,敛着眼睛俯瞰着那位外来者
可他又是年迈的,他浑身涌现出来的气充满了沧桑感,像是蹒跚前行的老者
他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冷眼盯着底下的闹剧
他看着女人问:人呢
于是他也笑了

他说:该死

蓄势待发的护卫立刻涌了上去,像是密密层层的蜜蜂,而女人是处在最中间的蜂后,吸引着他们前仆后继
但这只是像
他们要杀死她
因为圆坛掌管者说她:该死
她该死
她便应该死

女人勾了下嘴角,她这般美
瀑布般的黑发,漆色瞳孔,长裙遮身
她望着那群爆发杀意蜂拥而至的喽啰——她觉得是喽啰
向下敛了下眼,然后抬眸
眼皮轻微颤动一下,睫毛翻飞,...

【峰宇】转角处(12)

汗水是咸的。
被水淋过的人有着蓬勃的雨腥味。
然后呢?
什么然后。

“诶!”
人为什么会有股雨腥味?
“诶诶诶!”
汗水是咸的,海水也是咸的。
“诶诶诶诶诶诶!!!苏星宇!”
那么——
“苏星宇!!!!!!!”男生伸手使劲拍了下桌子,力气太大,疼得忙收手小口小口吹着。
“苏星宇你在发什么呆!”带着那份疼痛男生吼了句,将歪头看着外面的磅礴大雨的人喊回了神。
“你听我说话了吗?!”男生继续吼道。
雨腥味总伴着泥土的潮湿…
“喂!”
“你他妈!”
“什么事?”苏星宇开口,目光淡淡的,显然没将对方放心上。
“你老婆!”男生气急败坏口不择言。
于是他看见对方本来一直游离的目光聚焦起来,有了实体感,锐利无比的,仿佛两把刚开刃的刀子。他便缩了...

1 / 19

© 溯冥 | Powered by LOFTER